Return to site

耶稣居住的房间

非常感谢,我们看一下圣经话语,列王纪下4:8-22节

一日,以利沙走到书念,在那里有一个大户的妇人强留他吃饭。此后,以利沙每从那里经过,就进去吃饭。妇人对丈夫说:“我看出那常从我们这里经过的是圣洁的神人。我们可以为他在墙上盖一间小楼,在其中安放床榻、桌子、椅子、灯台,他来到我们这里,就可以住在其间。”一日,以利沙来到那里,就进了那楼躺卧。以利沙吩咐仆人基哈西说:“你叫这书念妇人来。”他就把妇人叫了来,妇人站以利沙吩咐仆人说:“你对她说:你既为我们费了许多心思,可以为你作什么呢?你向王或元帅有所求的没有?”她回答说:“我在我本乡安居无事。”以利沙对仆人说:“究竟当为她作什么呢?”基哈西说:“她没有儿子,她丈夫也老了。”以利沙说:“再叫她来。”于是叫了她来,她就站在门口。以利沙说:“明年到这时候,你必抱一个儿子。”她说:“神人,我主啊,不要那样欺哄婢女。”妇人果然怀孕,到了那时候,生了一个儿子,正如以利沙所说的。孩子渐渐长大,一日到他父亲和收割的人那里。他对父亲说:“我的头啊,我的头啊!”他父亲对仆人说:“把他抱到他母亲那里。”仆人抱去,交给他母亲,孩子坐在母亲的膝上,到晌午就死了。他母亲抱他上了楼,将他放在神人的床上,关上门出来,呼叫她丈夫说:“你叫一个仆人给我牵一匹驴来,我要快快地去见神人,就回来。”

建筑房子

假如盖房子是我们的信仰

圣经话语非常仔细的表达了心灵世界。我也是仔细想了想,这书念妇人的丈夫对这个女人说:“你是不是太急性?40岁,50岁还差不多,已经60多了,你还叫我盖房子,最近我睡不着觉,因为你的性格太急了。如果不盖房子的话,一直说我个不停发牢骚。但是我这把年纪盖楼的话,实在是盖不下去。”我跟我妻子也这样讲话,我妻子是女人的缘故,如果不是按照她自己所愿的总是会发牢骚。我妻子吃饭的时候让我关内室的门,因为昨天空气比较好,所以我开了内室的门,开了窗户。她说,我吃饭的时候开了内室的门,但是外边进来凉风,那味不会进到房间里。我拜托妻子什么事情,因为男人不会跟她斤斤计较,所以一般的事情我会体谅,或者是忍耐。尤其是我们教会圣徒们常常说,说我总是站在男人一边,其实不然,现在韩国男人的气势已经下降了太多了。我在泰国,给泰国的贵宾们讲了心灵教育的时候说:“我们得改一改对于泰国的概念。”因为泰国也是完完全全的女人王国,一流的大学的百分之八十八都是女生,在大学几乎找不到男人了,全国上下都是女性王国,在泰国生男孩就是担心,生女孩才放心,而且仅有男孩也是蔫不拉几,没有气势。现在韩国越来越走向泰国的方向,女人的权力越来越大。先不说别的地方,我家就是这样,我只能在讲台说这种话,在家里我是不敢说这样的话,昨天也因为这个事情有了这么一个闹剧了。“你呢,稍微不说的话,就说哪儿不好哪儿不好的。但是我拜托你的事情,你怎么就不听了?”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差别。

我看这个书念妇人,她丈夫越来越老了,圣经已经说了,她丈夫老了,那么老了以后,对她丈夫说:“以利沙要来,你给他盖一间房间吧!”砍伐树木,还不是砍伐一两支树木,搭柱子,还有做墙面的木头。自己还要削去这些木头设计。圣经好像说的很单纯似的,【我们可以为他在墙上盖一间小楼,在其中安放床榻、桌子、椅子、灯台,他来到我们这里,就可以住在其间。”】说的很简单,但是一个老头子要做一间房间,做床、做桌子、椅子、灯台这不单纯啊!这个时候又不能怪这个女人,我想那个时候她丈夫会怎么样?如果我是丈夫怎么样?你来做吧!我现在太老了,我动不了了。我想在你身边多活几年,我多活两三年,我不能提前死,我可能会这样 说话。但是圣经对于这样的部分没有什么详细的解释。这个妇人非常的用心侍奉神。但我想她备受丈夫分宠爱,因为这也不是一般的难度,丈夫都老了,又是丈夫自己一个人,砍伐树而且盖小楼,也不是小孩子过家家,还有很多要求,说:“放床榻啊、桌子呀、椅子、灯台,也不能到家具店买,对于这一个部分圣经没有一点点的表达过这个关于丈夫的心,但是在我看来这个丈夫肯定跟我不一样,是非常善良的,非常爱妻子的丈夫。但我不知道他是外表不表达,还是心里不满,还是怎么样?在我们心里,有没有过耶稣的生活。我讲话有的时候,该说的不该说的都会说,但是大部分不是新鲜的,都是我讲过的内容,但是我难以忘怀的。

通过煤气中毒,神想说什么

第一次搬到八洞的一天晚上,我们晚上吸了煤炭毒气,中毒。当天晚上,本来有很多圣徒在教会。牧师要搬家,没有一个人过来,是我自己一整天搬这个东西,我都累了,所以大概的搬了家之后太疲倦了,像昏倒一般的睡觉了。但是到了深夜的时候,我家女儿恩淑,大声的哭喊,我也是起来,因为我是贪睡当中起来,我有点儿生气。我就跟妻子说:“老婆,你为什么让孩子哭呀?”我妻子说:“没啥事儿,怎么哭起来了?”然后又哄着孩子睡觉,过了某些时间以后,我女儿,又是大声的哭喊,第二次我睡醒之后,就开始烦了。因为我彻头彻尾的保护我睡觉的时间,睡觉的时间一定要睡个好觉,所以我一辈子几乎没有在睡觉途中突然起来的事情。所以我起来之后说:“你为什么让孩子哭?”我有点儿烦的和妻子说了,我妻子说:“没什么事情,她就哭”。她就开灯看了,开灯一看也没什么事儿。然后又好不容易哄孩子入睡了,我妻子想要去趟洗手间。当时我们是单间房,房间里面没有洗手间,出去之后才有洗手间。但是一开房间门,就有凉风进来,一有凉风进来,我妻子直接就晕倒了。我马上就知道,啊!这是煤炭毒气。因为吸了煤炭毒气的人,一受凉风就会晕倒,所以我本能的反应,趴着把我的女儿推到房门外,我也爬到门外,叫了邻居家的人过来,喊救命,他们就来了。他们问我们:“到底怎么回事儿呀?”我说:“真是对不起呀,深夜了,但是我们吸了煤炭毒气了。”然后把我们带到他们家的院子里,然后让我们在他们家休息。当时有很多因为吸煤炭毒气死的人,当天晚上我也是本来会死的人,但是我女儿儿子都是孝敬父母的。我儿子出生前一天,我还饿着肚子,因为儿子出生,所以我们吃了早饭,也特别感谢。如果女儿当时没有哭喊的话,第二天早晨,我们三口人都会成为尸体。在我人生当中,每当有危机关头的时候,看到有神的手在保护着我。

我在鸭谷洞的时候,当时我甚至想到,这样下去会不会饿死。在长八里的时候也是,我这样下去我会不会冻死,因为晚上太冷了,差点儿冻死。每当睡觉的时候就害怕。结束话语,我就叫别的弟兄让他在我们家里睡。但他们家是暖和的炕,谁愿意睡在我家里,凄凉。我只能叫他们走,我得自己睡觉。我想:“如果我自己冻死了怎么办?”当时有个16岁的女孩子,她母亲会送给这个女孩子泡菜,那她把自己的泡菜也送给我一些。我就想着:“如果我有一天冻死了,她早上给我送泡菜的时候,她看到我的身体,会哭。”想象着这样的事情。那一天早晨,我在溪水边洗脸的时候,当时天气寒冷,水面都被冻结了,有一小块没有冻结,我在那个一小块的范围内洗脸。看到冰层下面有小鱼游来游去,我就想:“这么小的动物神都会保护,再寒冷的冬天神会不会保护我呢?肯定会保护的,”我开始有了信心。我最感谢神的一件事情是,得了胃溃疡,接受了汉阳大学崔博士的诊疗。刚开始吃治疗胃溃疡药的时候,我里面感到特别舒服。因为在那之前,我光喝水都觉得里边疼。但是服用了一周药,一周之后,这个药效就没有了,跟吃药之前是一样的。当时我就祷告神,24小时之内,胃溃疡完完全全的医治了。当时我的消化不好,吃面食就会上来胃酸,吃什么东西都消化不好。

射击训练

在军队里面有射击训练,射击训练当中,有一个体操是猫头鹰体操,是非常累的。我们每天流汗流的太多了,所以1升的水,每个人喝8瓶到9瓶。而且早上我们出去接受训练的时候就把一堆的盐直接放到水里吞,因为流太多的汗、身上的盐分也会排泄的很多。因为我以前体弱多病,不想做过激的运动,但是有一天我身体突然麻痹了、动弹不了。我参军的时候才发现我的心脏是不好的,当时是我22岁的时候,再休息三四天,身体又恢复了正常。但是年龄到了50岁以后,心脏开始恶化,简直是难以动弹的程度。在汉阳大学医院检查了一周的时间,却找不着病情;我用耳麦也听我的心脏脉搏,跳着跳着这心脏就停了;那个时候的感觉非常的可怕,如果不再跳的话就会死,但是过了一阵子心脏又会跳跳动;在98年99年那会儿,99年5月份的时候,我在大田正在盖着宣教楼的时候,那时候我的病情特别严重,可能过不了一个月就要死了,到了这种程度了。但是99年8月份,神给了我信心,让我相信已经好了,我就开始跑步。在一个女高中的操场上,第一次连跑一圈都够呛,但是后来跑了两圈三圈,三公里五公里,身体完全恢复了。

在我生活当中有过很多次的危机。后来我到了首尔,跟西草区厅一起争战,有法律受审事件,泉州见议也是参与其中,我谁都不能依靠,但是神在我身边保护着我、帮助着我,带领着我,这怎能用钱来数算?本来当天因为煤炭毒气我快要死了,如果我的女儿没有继续哭的话我们三个人都会成为凄凉的尸体,反正经常有危险的困难的事情发生,但是神在我的身边一直保护着我。我感到非常悲痛的是就是因为那几分钱,就让神悲伤,总是想跟神保持一段距离,这世俗的快乐能有什么呀?这世俗的幸福能有什么呢?真的特别的傻。我想怎么能有这么傻的人呢?比别人表现好,这有什么重要的呢?别人不能影响我什么,但是还要说谎,还要骗别人,实在是特别特别可怜了。所以我即使被抢了精光也没问题。

前不久在美国举办了牧会者大会,当时是我儿子组织这个大会的,因为在美国开始的,能说英语的人也不多。有一些诽谤的人就说朴牧师专门为了自己的儿子举办了这么好的一个大会,让自己的儿子占有一席之位了,我就笑了。最近常常有这样的新闻丑闻说,某某教会把接班人转让给自己的儿子了,但我想如果神没有树立我的儿子,我自己树立我儿子的话,没有比这个更可怜的事情。没有比这还要让儿子可怜的事情了。如果神没有让当王的时候有人要当王的话,那么这个人必定会败亡。

因着信心,跨越负担

因为人们看不见神,所以人们特别藐视神。神是怎么样的一位啊?我看到这个书念这么可贵的妇人,她丈夫也老了,没有儿子,只是两口人一起生活,当时神人以利沙在他家乡拜访各个城市和地区,给百姓们传讲神的福音,以利沙每次经过书念的时候,书念的这个贵妇人,一直邀请以利沙到他家里吃饭。到了晚上,我想他们那个家可能只有一间房间,没有以利沙可以住的地方,以利沙就走;但是书念这女人,每次留以利沙在他家里吃饭,她感到非常的蒙福。但吃完饭讲完话语能到我家里能睡觉的话,在我家里就有信徒,有神的做工该有多么好呢?但是丈夫已经太老了,又没有房子,书念这女人,为了把以利沙邀请到自己家里,心里非常的恳切,因为不行,所以跟丈夫说了:“常从我们这里经过的是圣洁的神人。我们可以为他在墙上盖一间小楼。在其中安放床榻桌子、椅子、灯台,他来到我们这里就可以住在其间。”11节又说什么呢?一日,以利沙来到那里, 就进了那楼躺卧。意思是那个时候房子已经盖好了,也有床榻、桌子、椅子、灯台,所以先知就躺在那里了。这指的是心的房,内心的房。我们在自己心里的房间里,有杂七杂八的我的欲望,我所喜好的,有很多这样的欲望,那么我们心里的耶稣呢?为了耶稣可以平平安安地住在我心里,并不是一心一意的思考耶稣,侍奉耶稣,我们只是这样邋遢的任凭自己肉体的生活。我就想了想:美国的清教徒当初从英国到美国。当时别的教派,一直是追崇王权,他们没有办法接受王权的逼迫,所以他们搬到了美国大陆来了。有一个人到了美国大陆开始盖房子,有人就问他:“你在这里干什么呀?”

“因为这里凉风太多,周围有很多的猛兽、野兽,为了孩子,我们要盖房子,房子之后保护孩子。”

旁边的人就说:“弟兄啊,我们来到这个远远的地方,没有神的帮助,我们还能活吗?不要盖房子。我们有被野兽攻击的危险,这是事实,谁都有这样的危险,但是我们首先要盖礼拜堂,要侍奉神,然后再盖学校,然后再盖我们的房子。”

所以他们清教徒把自己所需的一切都推到脑后,首先为神。

我在1962年得救,当时来韩国的美国宣教士们有520位。来韩国,这美国宣教士就已经有520位。当时美国在全世界都派遣了无数的宣教士了,18世纪后半部的时候韩国有了福音,中国也差不多。当时美国清教徒受到逼迫,搬到美洲新大陆。当时盖房子,即使有动物,有危险也是,他们是盖了教会,建了学校以后才盖自己的房子。美国13个月内把102层的高楼都建立起来了,是世界第一的高楼,第一个建立起来的,那个时候也没有人敢进去,对不对?一个飞机因为有大雾,所以撞了高楼,飞机撞了这个高楼,这飞机也没事,这个大楼也没事,那个时候人们才安心进去了。我们干礼拜堂的时候,发现一个月盖一楼一层也是很困难的,13个月内盖102层楼,简直是奇迹般的。他们那个盖楼的时候在墙上睡觉。当时美国人的想法是这世界难以想象的程度,非常的智慧,全世界都为之震惊。我在外国讲心灵教育的时候就会说韩国的例子,韩国秋口油赚钱了。现在韩国一点油都没有,一滴油都不产,只是在外国买来原油然后加工之后卖到外国。韩国的油这个加工的纯度非常的好。当初我刚开始买奔驰的时候,韩国加工的石油纯度非常的好。当初我刚开始买奔驰的时候,开始的弟兄总是买高级的汽油,我说:“不要用高级油,你给它用便宜的油。”越是好的车装进来便宜的油也没关系。因为在韩国普通的油有95%的纯度,到美国最好的油才92%的纯度,所以在韩国的石油纯度是非常好的。

我们刚开始不会做高铁,买了法兰西的TGV高铁,现在我们所做的高铁跟法国没法相比,反而把韩国高铁卖到全世界了。所以外国人不想卖给韩国东西,因为卖东西给韩国的话,过了6个月以后比他们原产的都要好的多的还要产出来卖给外国。我非常清楚的知道直到1988年在韩国举办奥运会为止,韩国实在是特别贫穷,甚至没有给国内的人办签证和护照。1989年3月份的时候,卢泰宇总统给45岁以上的人办了护照,那个时候我特别高兴,我马上办了护照,办了护照以后到了美国大使馆接受美国签证。人们说很难办的签证,我们夫妻去的时候理事就问:

“你们是夫妻吗?”

“我们是。”

“你们俩都去美国吗?”

“是的。”

“祝贺你们一路愉快!”

签证

给了签证,89年3月份去了美国,乡巴佬第1次去美国有点搞昏了,因为我看地图的时候洛杉矶很近,那为什么和地图不一样,怎么走的越来越远了,原来过太平洋之后还要往下走一段,因为从韩国往美国是偏西风,回来韩国的时候还要往反面过来,因为要躲过这逆风。自从1989年3月份去美国之后,我们在海外派遣了宣教师,我没有贪心,就是我喜欢用的人、我喜欢留在身边的人,反而让他都去外国,让他们都去宣教。后来我看了韩国的人均收入的历史,直到1989年韩国特别贫困,连护照都没有。但是,从1989年开始,到现在2019年已经三十年了,这三十年以来,韩国经济飞速的成长,这个简直是难以相信的事情。因为韩国是二十二万平方公里,非常的小,北朝鲜还有一半地盘。而且,北朝鲜百分之七八十都是山地,韩国的百分之五六十也是山地,所以把山地都排出去,不能住人的地方都排出去,我估计也就四万五千平方公里。在那个小地盘还要盖学校,盖工厂,盖公司,还要种农田,在韩国买地太贵了。

这两年有八万四千人接受了我们的福音得救了,需要给他们做培训班。当时在济州岛想买一些地皮,我们要盖三千人可以居住的地方,受训的地方,需要三十亿韩币,但是美国斯普林菲尔德,地是十万平米,但是不到三分之一的价格就买下来了。韩国的三千平米,盖的再好也是,只能盖一千人受训一个月的这样的场地。但是问题不止这些,很多牧师们都说:“牧师,我们买了飞机票到韩国来,但是我们教团也有很多牧会者是买不起飞机票的。这些贫困的牧会者怎么办呢?倒不如来我们的国家,教育我们,我们给你们盖楼。”也有很多这样的牧会者。现在我们买了斯普林菲尔德的校园楼,而且听说煤气饭锅在韩国是非常好的,所以从韩国买煤气饭锅到美国斯普林菲尔德使用,六个饭锅给斯普林菲尔德,二个给纽约,我儿媳妇特别高兴,还买很多的饭碟,菜碟。而且,美国地上常常铺毛毯。我特别不喜欢毛毯因为有很多病毒,爱发霉。把那个毛毯都拿起来铺木地板。最近,特别忙,但做这些事情,感觉简直做梦一般,因为牧师们得救。我想了想,真的得救的人,脱离自我,为了福音生活的话,耶稣会为我们做莫大的事情。我说这话也是,大家请听一听。我没事情做的话,常常想:每一个同工都跟我比较一下,没有一个同工不如我的,我真的计算过很多,我吃完饭能做什么?把一个同工,放到这里,又放到那里,放来放去,思考他们,看看这些同工心里有什么,在我看来,这是我良心的声音。在我们宣教会,没有一个人不如我,他们都为了耶稣生活。

书念的女人,两个老夫妻生活,她也知道自己丈夫的身体没有力量,知道这样做已经老了,盖不了房子,但是这个妇人为什么明明知道自己的丈夫已经人老了,没有力量,还要恳切的求丈夫说:“老公啊!经常路过这里的神人是圣洁的神人啊!我们为了他盖一间小房间吧!然后摆上床、桌子、炕,灯台,他疲倦了,可以休息,昼夜能让他写字,给他蜡烛,给他灯,而且我们用心的做饭,让他尝一尝,神人是复兴我们国家的人,没有这样的人,我们会死的,所以为了他我们生活吧!”妇人也是知道丈夫已经老了,神知道丈夫已经没有力气了。读圣经的时候,以利沙到她家里说什么呢?你为了我们昼夜思考,要雇工人盖房子,有建筑公司给你设计房子,这有什么困难的?但是没有钱,所以一个一个需要自己盖起来,挪移树木的时候也有磕碰,也会流血、受伤。但他们不是非常容易的就买一个地皮建给神人,也不是在银行贷款,盖个小楼给神的人。一对老年夫妻连一棵树都砍不好,砍伐树之后还要设计这个房子,想想这个老头子他怎么能搬动大树?虽然不清楚,但是看到他在盖房子的时候特别的美丽。这个事情意味着在我们心里建立耶稣所居住的房子,在我们心里边充满了欲望、情欲、充满了世俗的快乐、充满了虚假和脆弱。因为有耶稣同在,要成为没有罪的、没有阴影的、没有黑暗的世界。为了耶稣居住,没有任何不适,想造就这样的世界。以利沙说,你既为我们费了许多心思,不是平白无故的大概的造了房子,不是大概造房子,是深思熟虑。妇人靠自己不行的时候,还要拜托丈夫,跟丈夫一起齐心协力的做了先知以利沙可以居住的房子,做了房间,做了床,坐了桌子、椅子、灯台,让先知住在那。所以每当以利沙在他家里的时候,可以让他们家里任何的风浪平静下来,可以让他们家里的任何的问题得到解决,可以除去在家里的任何的困难。

1962年10月7号为止,我一直度过着惨淡的生活。1962年10月份我罪得赦免了,本以为我只能是下地狱的人,简直做梦一般,原来我的罪已经洗净了。我大喊大叫:“我罪已经洗净了!我罪得赦免了!我已经圣洁了!”我想呐喊!我想呐喊!为了主居住在我里面,没有任何的不幸,用宝血洗净了我的罪,我已经洁净!我已经洁净了!主!太感谢了!真是圣洁了,主太感谢你了!这福音不得不传,有无数的人反对,有无数的问题,有的时候饿肚子还寒冷,但是为了我这种人,为了我流了宝血,为了我这种人失去了生命,而且要成为我心里的主。每次读圣经感觉有一种相遇,我心里不能容纳主所不方便的任何部分。因为主在我里面,我心里有主,我就不能任凭黑暗停留在我心里;主在我心里,我心里不能再任凭欲望、情欲,在这个房间里面不能这样接待主,然后在主里面几乎过了60余年。不管怎么样,这位主与我同在的时候,无论我困难,无论我得病、悲伤,还是劳累,虽然我不清楚,但主是知道的,提前保护着我,保护着我。

我弟弟比我小四岁,弟弟从小体弱多病,我本来一直希望弟弟能活到花甲,但是我弟弟今年已经是72岁了。去年得了肺炎,70岁的老年人应该特别小心得肺炎,因为肺炎是很容易导致死亡的。我心里也想了想:弟弟,你现在死了也是没什么可惜了。因为特别的感谢神!

前不久在海外举办布道会,有很多得救的人兴起来,特别的感谢神。今天下午去菲律宾回来,复活节,主日礼拜结束凌晨聚会以后,马上还要坐飞机到洛杉矶,在洛杉矶举办主日礼拜,这就是我的行程。因为美国比韩国晚一天,在纽约举办布道会,在俄罗斯举办布道会,然后来韩国。我感到特别神奇的是:常常坐飞机,上次也是去艾史瓦帝尼。从香港转乘到艾史瓦帝尼,到约翰内斯堡十三个小时,下了飞机之后又去艾史瓦帝尼,来的时候也是这个过程。但是我就不是会坐飞机喊疲倦的人,哪怕是让我在飞机生活一辈子,我都可以。因为没人打电话挺方便。我本来不是那种人,但是神给了话语,给了健康,也给了我开辟的道路。星期一我们教育负责人要去斯普林菲尔德,我们需要跟州政府和教育局协商,关于教育问题。我们在那里要开办学校,要举办初中、高中、神学院和音乐学院,这是我们的筹划。这一切与耶稣同心,为了福音所做的,所以能看到神在帮助着在书念生活的大户人家,这位妇人。

以利沙与妇人的孩子

圣经里从来就没有提到她长相如何美貌或者学问多么高超。书念妇人,需要神的手,需要神的恩典,这恩典只有通过神的人才能传达进来。神人无论她长相好看不好看,无论她看起来聪明不聪明,在书念生活的可贵的这妇人,能够救活书念的,传讲得救福音恩典的仆人,她想她要服侍这位仆人。不知道几个弟兄姊妹们有没有商量过,但是他们做的不太好,所以跟丈夫说了:“经常从这里走过的那位就是神人。我们为了他盖小房间,做床,椅子,灯台,桌子,我们以后邀请他在那里住宿。”有一天以利沙真的聚众在他们家里,特别的感谢。11节说,【一日,以利沙来到那里,就进了那楼躺卧。 以利沙吩咐仆人基哈西说:“你叫这书念妇人来。”他就把妇人叫了来,妇人站在以利沙面前。 以利沙吩咐仆人说:“你对她说:你既为我们费了许多心思,可以为你做什么呢?你向王或元帅有所求的没有?”她回答说:“我在我本乡安居无事。”】以利沙想拜托王或元帅达成妇人的心愿,但这个妇人却说:我在我本乡安居无事。以利沙有对她说:【以利沙对仆人说:“究竟当为她做什么呢?”基哈西说:“她没有儿子,她丈夫也老了。” 以利沙说:“再叫她来。”于是叫了她来,她就站在门口。 以利沙说:“明年到这时候,你必抱一个儿子。”】简直是梦想一般的,“我怎能有儿子呢?”这个女人大吃一惊,就说:【神人,我主啊,不要那样欺哄婢女。】惊奇的是第二年,那个妇女真的怀了儿子,生了一个儿子,到了一周年的时候要拍照了。18节【孩子渐渐长大,一日到他父亲和收割的人那里, 他对父亲说:“我的头啊,我的头啊!”他父亲对仆人说:“把他抱到他母亲那里。” 仆人抱去,交给他母亲;孩子坐在母亲的膝上,到晌午就死了。】进到这个场面非常的好,把自己死的孩子放在神人的床上,这是对神人说:你看着办吧,如果你想休息,就应该让我儿子活。因为让我儿子躺在你床上了,如果你不让儿子活,你就没有躺的位置,你看着办吧!神人真把这儿子救活了。

在那以后有了饥荒,这个妇人从很远国家回来以后。那个时候王叫了以利沙的仆人基哈西和他谈话:【请你将以利沙所行的一切大事告诉我。】基哈西刚好讲了一个不能怀孕的妇人怀孕生子,正说着这个事情的时候,这个妇人从很远的国家回来了。基哈西说:【这就是这个妇人,这就是他的儿子。】“是么?把这个女人本来的田地都还给她,收获也给她”。可能那个时候这个女人年纪大了,丈夫也死了。看着神这样做工的时候,实在是感谢神。我们不要只看着眼前的事情,虽然眼所不见,但是保护着我们的神、看顾我们的神、悉心照顾我们的神,我们要仰望这位神、侍奉这位神、为这位神、得到从神那里来的恩典,我想这才是最幸福的人了。虽然我有很多不足,但是在过去的几年为了神作工的时候,神在我面前打开了一千、一万种的道路,以后也想与这位神一起在全世界传讲着福音,我们也要像这书念的妇人,就像为了以利沙盖了小的房间,我们也要盖与耶稣居住的房间,把耶稣不喜悦的欲望和想法赶出去,不是眼所能见的,而是眼所不见的耶稣的帮助充满我们的心,因着耶稣能蒙福,儿子死的事情因着耶稣解决,如果蒙这样的恩典的话,大家就会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2019年4月14日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